合肥 | 民生 | 体育 | 亲子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评论 | 房市 | 车市 | 财经 | 旅游 | 美食 | 教育 | 文史 | 娱乐 | 

首页 | 合肥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合肥网 > 车市 > 正文

万米猎捕鸟网惊呆网友 “围网捕鸟”缘何屡禁不绝?

2019/10/9 14:52:09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新华网石家庄10月10日电 题:万米猎捕鸟网惊呆网友,“围网捕鸟”缘何屡禁不绝?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李俊义 高博

  国庆期间,一则天津、河北唐山交界处现万米猎捕鸟网的新闻吸引了网友的关注,在被捕的野生鸟中,甚至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这些候鸟本该在这个迁徙的季节,飞往温暖的南方,却惨遭不法分子的盗猎、捕杀。

  尽管国家明令禁止,但缘何盗猎候鸟等野生动物的行为屡禁不绝,记者对此采访了相关部门。

  津冀现大片猎捕候鸟场所 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据天津市滨海新区农村工作委员会介绍,9月29日下午,天津市滨海新区汉沽林业站接到护鸟志愿者举报,在汉沽和唐山丰南区交界处发现大片猎捕候鸟场所。

  9月30日开始,汉沽林业部门、公安部门和京津冀护鸟志愿者共30多人展开联合清网行动。10月4日,公安部门拘捕一名违法狩猎者,查没鸟类109只,全部为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三有”保护鸟类。据交代,该嫌疑人为天津宁河人。其在指认狩猎场所时,相关部门又发现一处大面积狩猎场。

  据林业部门统计,此次累计拆除捕鸟网1万多米,解救活鸟2000余只,挂网死鸟2000余只。其中,救护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方角鸮3只。

  10月8日,汉沽林业部门与公安部门对接,请公安部门加快摸查、锁定链条、侦办严办,严厉打击乱捕滥猎违法行为。

  10月9日,国家林业局派出督导组,在唐山市与天津、河北两地林业等相关部门召开现场督导会,会后前往两地进行现场督导。天津、河北两地林业部门也各自成立了督导组,进行重点排查。

  而在今年9月,河北唐山市森林公安部门也捣毁一特大贩鸟窝点,执法部门在一养殖场两个黑屋内发现了51排8层高的鸟笼,囚放着包括黄胸鹀、黄眉鹀、栗鹀、朱雀等共计3.6万多只候鸟。

  据唐山市林业部门介绍,今年以来,唐山市共破获非法收购、运输、养殖野生动物较大案件7起,放飞野生鸟4.1万多只,销毁鸟笼8500多个,销毁粘网5000多米。目前,7起案件均移交当地公安机关立刑事案件查处。

  “围网捕鸟”利益链条 渐呈规模化、专业化趋势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围网捕鸟”屡禁不止,从制作、销售鸟网到捕获、出售野生鸟类再到收购、加工、收售野生鸟类及其制品,“围网捕鸟”已经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利益链条,高额的利润让一些人铤而走险。

  目前,捕收售候鸟这一利益链条渐成规模化、专业化趋势。捕鸟者是最初的链条,捕鸟的规模有多大?河北一名护鸟志愿者告诉记者,2014年,他去了一个几乎家家户户捕鸟的村里,村民对他说,整个村每天出售的黄胸鹀就有2000多只,杂七杂八其它鸟、甚至包括燕子,有2万多只。

  渤海湾地区是候鸟休憩、觅食的重要地区。其中天津、唐山地区是候鸟迁徙的重要中转站,也是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数以百万计的候鸟从这条路线迁徙,具有重要的观赏、保护和研究价值,也引起了一些不法分子的觊觎垂涎。

  据该护鸟志愿者介绍,每年的候鸟迁徙季节,一些不法分子便在稻田、湿地等地点放上诱捕机,模仿鸟鸣,张开10多米长、2米多宽的鸟网,等着鸟类入套。

  “尽管有一定的风险,但高额的利润让一些人铤而走险。”这位护鸟志愿者说,一个村民亲口对他说过,一亩稻田的收益一年不过上千元,而在稻田里捕一季鸟收入可达2万元。

  据这位护鸟志愿者介绍,村民在捕到鸟后,会卖给当地的一道贩子,视候鸟种类定价;一道贩子再转手卖给收购量更大的二道贩子,每只鸟可平均盈利5元左右;二道贩子买鸟后先养起来,经过催肥后再卖给南方的收购者,每只利润也有五六元。

  唐山林业局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存在在天津、唐山沿海张网猎捕,在津唐交界收购,通过天津贩卖,最终流向广东等地这样一个捕猎贩卖野生鸟类的产业链。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斩断利益链条须建立长效合作机制

  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副司长王维胜表示,此次发生的乱捕滥猎候鸟违法案件反映出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存在的一些不足和问题,各级林业主管部门必须以此为鉴,切实采取措施,着眼当前,抓好长远。

  “各级林业主管部门要亡羊补牢,对野生候鸟的重点迁徙区域、路线进行排查彻查,做好清网和救助工作;配合公安部门追本溯源,做好调查侦破工作,彻底捣毁捕售野生候鸟产业链,真正将乱捕滥猎野生候鸟的违法活动遏制下去;充分发挥公益组织和志愿者的积极性,探索良好的合作机制,实现协调互动、信息共享的保护机制。”王维胜说。

  天津、河北两地林业部门认为,盗猎候鸟违法行为屡禁不止,既有监管难度大、执法人员少等客观问题,也有一些深层次问题需要解决。

  天津市滨海新区农村工作委员会说,津冀交界处乱捕滥猎区位于天津汉沽寨上街洒金坨村与唐山市丰南区涧河交界处,由于历史原因,界限不清,公安和边防派出所无法准确界定边界,管辖边界长期处于模糊状态。

  唐山市林业局认为,没有买卖就没有猎捕,建议天津、河北、广东等地林业主管部门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开展打击猎捕贩卖野生鸟类违法行为,彻底切断产业链条。

  事实上,我国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越来越重视。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新《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24条明确通过禁止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野生动物;第32条还规定了禁止网络交易平台、商品交易市场等交易场所,为违法出售、购买、利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提供交易服务。新法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护鸟志愿者说,这几年地方上加大了打击盗捕、贩卖候鸟的打击力度,护鸟志愿者的队伍也越来越大,捕捉候鸟不像以前那么猖獗,但仍然不可小视。他认为,杜绝捕捉候鸟一时可能做不到,但只要监管部门加大监管打击力度,全社会形成爱鸟护鸟的风气,情况就会越来越好。
相关阅读:
乳胶枕 http://www.napattigalatex.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新闻许可:国新网3712006003号   电信许可:鲁B2-20090035   ICP:鲁ICP备09023214号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